九月新书 | 甲骨文•出云与大和

偶书评
2020-09-29 12:32:27
1
200

 

神武天皇是神话中日本的第一代天皇,据称是天照大神的后裔。

 

我在执笔本书之时,就希望直面这些“神武东征”故事。对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开始历史研究的人来说,研究“神武东征”故事是个极有压力的工作。

 

因为我们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及战中将神话传承作为历史进行讲授的历史教育受到了严厉的批判。其中“神武东征”又被认为是虚构性最强的故事而非历史,对其展开研究必然会遭到非难,被认为是开历史研究和历史教育的倒车。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提起“神武东征”故事的理由有两个。


首先,站在邪马台国与大和朝廷之间没有连续关系,两者之间存在断裂的立场来看,应该认为是外部进入的势力成立了大和朝廷。此时浮出水面的便是《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记载的神武势力,有必要弄清入侵大和的情况。


其次,神武势力入侵大和的情况对应了上文已经明确的邪马台国的“四官”体制,可以判断神武入侵大和绝非空想之事。

甲骨文ioracode

转载任何甲骨文微信公众号ioracode所推送的文章,请事先与本公众号取得联系。

 

生驹之战

邪马台国的实际政治可能由男王掌控,但这是一个以卑弥呼这个拥有优秀萨满能力的人为中心才得以成立的女王国。因此不难想象,失去了主宰之后,邪马台国——正确来说是邪马台国联盟的团结就出现了动摇。 不仅如此,正如《魏志·倭人传》记载,在卑弥呼去世前后,以狗奴国为首的各方势力都表现出了征服邪马台国的动向。其中最大的势力,恐怕就是记纪中记载的集结在九州地区伺机而动的神武势力。这股势力可能一得到卑弥呼去世的消息,就马上朝邪马台国大本营发起了进攻。   根据记纪记载,从九州高千穗宫出发的队伍经宇沙、筑紫来到安艺、吉备,沿濑户内海向东推进,经过浪速之渡(大阪市中央区上町台地一带),自白肩津前往大和,与严阵以待的登美能那贺须泥毗古(长髓彦)在日下的蓼津激战后败退。神武之兄五濑命此时受了重伤。   《日本书纪》记载这场战斗的情况如下:神武军试图溯河(现在的寝屋川)行至河内国的日下(东大阪市日下町一带)上岸再越过龙田,但其路狭险,只得折返,再次试图翻过东边的生驹山进入国中,与长髓彦的队伍在孔舍卫坂(现近铁奈良线生驹隧道西出口山麓)展开激战。   日下古称日下江,是一片广阔的海湾。神武势力尝试在这里登陆,却遭遇翻过生驹山在海湾严阵以待的长髓彦部队,与之展开激战。孔舍卫坂现在设有石切剑箭神社,祭祀着物部氏之祖饶速日命。   饶速日命是乘坐天磐船降落河内,然后进入大和的物部氏的祖神,与长髓彦的妹妹成婚。长髓彦就是追随饶速日命的豪族。   生驹之战值得注意的部分是长髓彦事先知道神武入侵,并且严阵以待。那是因为对邪马台国来说,在生驹抵挡神武军的攻势是首要课题。在长髓彦的指挥之下,这一行动获得了成功。无须赘言,这场胜利将引导以后的战事走向有利的局面。  

上岛见的镇守神社:伊奘诺神社(奈良县生驹市)

在熊野二次登陆

神武军被生驹山到金刚山之间连绵的山脉阻挡了前路,只得南下,绕过纪伊半岛,终于在熊野(和歌山县新宫市一带)成功登陆。而且迂回途中,身受重伤的五濑命还在纪国男之水门(和歌山市和田)殒命。   本来从和田溯纪之川而上是进入大和的最佳选择,然而神武军没有这么做,而是迂回到了熊野。其理由在于,经纪之川进入大和,需要先消灭葛城的势力。葛城有祭祀出云之神阿迟须枳高彦根命的高鸭神社,可见控制那一带的是鸭氏一族。   神武军在熊野登陆后,也经历了苦战。记纪均提到神武军刚进入熊野就因为神毒而失去了意识。然而从天而降的神剑布都乃魂(现祭祀于石上神宫)成功挽救了神武军,于是部队从吉野一路开向菟田(现宇陀市菟田野宇贺志一带)。菟田的兄宇伽斯企图袭击神武,他的弟弟弟宇伽斯却向神武密告此事,并且八咫乌也登场,帮助神武获得了胜利。

长髓彦之死与大和朝廷的成立

可是,神武军接下来却遇到了长髓彦这个难关,连续几次交战都未能获胜。长髓彦在孔舍卫坂成功抵御神武军后,又斜穿大和盆地往樱井方面移动,再次与神武军交战。彼时飞来一只金鸱,令长髓彦的兵将失去气力。   于是长髓彦向神武派出使者称:“尝有天神之子,乘天磐船,自天降止,号曰栉玉饶速日命。(中略)是娶吾妹三炊屋媛(鸟见屋媛、登美夜毗免)。(中略)遂有儿息,名曰可美真手命。(中略)故,吾以饶速日命,为君而奉焉。夫天神之子,岂有两种乎,奈何更称天神子,以夺人地乎。”   后来长髓彦得知神武乃天神,却并没有放弃战斗。于是饶速日命将已经成为危险人物的长髓彦杀死,率众归顺神武。《古事记》提到饶速日命彼时献上了“天津瑞”,这点将在论及“让国”时详述。神武战胜,进入大和,在橿原之地营造宫殿并即位。这就是大和朝廷的成立。  

下鸟见的镇守神社:登弥神社(奈良市)

 

长髓彦是什么人?

在神武入侵大和时,最初和最后与之作战的长髓彦究竟是什么人?   《古事记》将其记为登美能那贺须泥毗古、登美毗古,可以推测是盘踞在现奈良市富雄地区的豪族。富雄地区位于现大阪府交野市进入奈良县的磐船街道之上,西侧则以生驹山为界,与东大阪市接壤。   因此,越过生驹山之后,就很容易绕到前方,在孔舍卫坂等待神武军的到来。上文已经提到,孔舍卫坂设有石切剑箭神社,祭祀长髓彦侍奉的饶速日命及其子可美真手命。其背后的生驹山中还有上之宫,相传为该神社的元宫。饶速日命被祭祀在生驹山,想必是因为长髓彦的关系。  

反叛者的烙印

鸟见的镇守神社:添御县坐神社(奈良市) 为何认为长髓彦是反叛者?那是因为与神武的军队战斗被认为是不敬不逊的行为,人们一直以来都忌讳提起那个名字。根据老者的说法,该社是在明治之后才从祭祀的神中去掉了长髓彦的名字。   希望各位有一个认知,那就是日本在走向近代国家的时期,有不少这类神和人被有意抹去了。一介“土贼”一旦被打上反叛者的烙印,历史就是如此残忍无情。   长髓彦不仅曾经是生驹地区的首领,还被认为是饶速日命麾下的邪马台国联盟的总帅。出于同样的理由,他首先到生驹阻挡神武军入侵,随后赶赴樱井继续抵挡入侵,并且指挥了最后一战。   此外,多数《日本书纪》的注释书都把樱井之战中出现的鸱(tobi)讹传而成的地名“鸟见”(tomi)当成长髓彦的大本营“富雄”,但这并非正确的理解。   假设如此,越过墨坂进入矶城的神武军,就要从奈良盆地突然往西北方向移动,一直去到生驹,这是不可能的。神武与长髓彦最后一战的地点,应该是现近铁樱井站附近的“外山”(tobi)地区(樱井市)。如此一来,神武在进入大和之后就能在外山附近的橿原营造宫殿,把周围定为磐余(官兵大量聚集之地)。  

豪族、土豪的抵抗

邪马台国就这样迎来了终结。可是《日本书纪》在神武与长髓彦的战斗之后,还记载了讨伐盆地内四处不愿归顺的叛贼的故事,其中也包含了应该注意的事实。 ①层富县哆丘岬的新城户畔: 大和国添县。现奈良市到大和郡山市新木町之间的地区。也包含上述的添御县坐神社。可以认为是富雄川流域全境。 ②高尾张邑的土蜘蛛: 葛城地区。应为现御所市西南部。   ③和珥坂下的局势祝: 天理市和尔地区。   ④脐见长柄的猪祝: 大概位于天理市长柄。   这些故事提到,神武进入大和、结束征战之后,实际仍遭到了很多“残党”的抵抗。   上述①~④的区域与邪马台国的四官中环绕“奴佳鞮”(中央)的三官负责的地区完全重叠。也就是: ①层富县→(1)伊支马=生驹(奈良县西北部); ②高尾张邑→(2)弥马升=御所市(葛城地区); ③和珥、④脐见→(3)弥马获支=天理市(天理到樱井一带)。   这就证明支撑邪马台国四官(除中央以外的三官)体制的豪族、土豪对神武入侵大和之举做出了激烈的抵抗,无论在神武从外部进入之前,还是进入之后都未曾停歇。这是确信神武入侵大和反映了史实的最后及最大的理由。 本文摘自《出云与大和》,作者是村井康彦,历任国际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教授、滋贺县立大学教授、京都市历史资料馆馆长、京都造型艺术大学校长、2004年京都市艺术文化协会理事长,2010年被授予瑞宝中绶章。主要代表作有:《古代国家解体过程研究》《平安贵族的世界》《千利休》等。   2020年恰逢《日本书纪》成书1300周年,东京国立博物馆推出“出云与大和”同名展览,部分重要文物可通过官方网站欣赏。

 

相关阅读

出云与大和

[日] 村井康彦 著  | 吕灵芝 译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 | 2020年9月

 

出云自古以来被称为“神话之国”,众神之首大国主神的“让国”开启了大和王权和天皇家的历史。拨开神话的迷雾,日本海文明圈诞生的出云系政权,随着制铁集团出云族的扩张,竟在大和之地建立了邪马台国。出云大社与伊势神宫如何创始,祭祀与信仰的两大体系怎样建立?“神武东征”是南九州岛的豪族对出云联盟的侵略?著名的桃太郎实际上或是打击弱者的强权人物?如何用历史解读神话,用神话填补历史,村井康彦将带你踏上一条寻访磐座、神社、宫都和古坟的时空之旅。

 


评论 (1)